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司机与捆工】
【司机与捆工】



司机与捆工

阿宗让车子平稳的开着;走在高速公路上,单调的引擎声,让捆工阿山睡的直打鼾,显得太小的座位,把阿山粗壮的身子挤的像只虾米。不过,粗重的工作量,让刚做这途的阿山,顾不得舒不舒服了?阿宗偶而看看阿山,有点感慨!阿山近40岁的人了,现在才出来用劳力挣钱,真不知是要哭?还是要笑?

哭!老天捉弄人,一场921,把多少的人、事、物毁了。

笑!至少家人都还在身边。

人生有目标!未来有理想!虽然,阿山只来做了七、八天,不过看他工作的那么带劲,阿宗有点羡慕他;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自己是从几时变的懒散呢?应该是跟老婆离婚后吧!想想有点不好意思!40几岁的人了,大的小孩都快当兵了,还跟人流行玩这种事。

「唉!」想着想着,阿宗咬在嘴角的烟头。被狠狠的咬扁,满满的一口烟;从鼻孔、嘴角喷出。

也许是有意吧!阿宗不开窗,把阿山从睡梦中薰醒。

「哇!宗哥!怎么满车都是烟?」阿山急急摇下车窗。

「呵呵!这样省烟钱呀!不用一直点烟。」阿宗开玩笑的说。阿山看着宗哥,带点傻傻的笑了:「比刚才在水泥厂还难受!」因为阿山不抽烟。不过,他也不排拆别人抽烟。

「阿山哪!看你长的像头牛一样,烟你就受不了呀!」说着说着,放开握紧方向盘的右手,做式一拳打向阿山赤裸的胸口,阿山有意的挺了一下,让胸口结结实实的受了宗哥一拳。

阿宗看着阿山一脸傻样,有点喜欢上这个新来的捆工。

「阿山哪!做了几天了,还习惯吗?」「还好啦!我在南投的乡下,平时也是满苦的工作。我不是那种少爷命的人!」「习惯就好!」阿宗点点头,又从前座的仪表板上拿起了烟。阿山马上把车窗摇的更低。

阿宗看看,笑了笑,把烟放了回去。「宗哥!没关系!你抽你的烟!」
「不要了!报上不是说嘛!抽烟对身体不好!我看我还是少抽点。」其实,从阿宗当司机开始,他就烟不离口了,二十几年来,想戒也难了。

放回烟,阿宗对着阿山说:「对了,你住的问题解决了吗?」阿山抓抓有点乱的小平头,「还没有,想不到问题还真多,不是离公司太远,就是太贵!」
「那你晚上还是要在公司打地铺呀!」「没辨法啰!只好这样了。

还好,公司晚上也有人守夜,就当我陪他好了!呵呵呵!」阿宗看着阿山的傻样,心想:「出外人嘛!何况又是自己车上的捆工,照顾一下吧!」心中决定,于是开口对阿山说:

「阿山哪!我看晚上你就跟我回家去吧!我家让你住,住到你找到房子时再说!」阿山当然愿意这样,可是又有点不太好意思的说:

「这样好吗?」阿宗有点自言自语的说:「反正,家里空房间很多,没关系,来住吧!而且我一个人,也想找个人做伴,有个谈话的对象。」

「那…那这样好了,宗哥!就算我向你租好了!」阿宗看了一下,看阿山说的诚恳。点点头说:「好吧!随你,房租随你给啦!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阿宗说着说着,心中有股痛;二十年的打拼,本想有个温暖美满的家,为了这个家,他付出了所有的精力,日夜不停的做。到最后,却是老婆的一句话:
「受不了被冷落!」阿宗想了很久,还是想不通,他一直以为,老婆了解他的心,可是他却发现,他不了解老婆的心!

回到家,阿宗才发现除了自己每天睡的套房房间外,其他的房间已是满满一层灰。看样子,阿山今晚只好跟自己睡同一床了。

总不能叫阿山打地铺吧!就算阿山一直口口声声说「没关系!」最后,还是同意了阿宗的决定。

这晚,阿山把自己简单的行李,整理了一下,先洗个澡就上床睡觉了。床!虽然有点霉味,还是让阿山觉得很舒服

从921到现在,失去房子,日夜为家人的以后烦闷。到出外找工作,为自己的未来打拼,为家人的未来打拼,一直到这一刻,他心中的石头才稍稍的放下,至少他算是有了一个新的开始了。

工作对他来说,终于算是稳定了,以后就只看自己的努力了。

想着想着,仿佛自己的四周变的好亮!好亮!阿宗,洗玩澡

阿山已经呼呼大睡了;看着只穿一条四角裤的阿山,古铜色赤裸的身子呈「大」字型的占去了三分之二的床,垒垒的肌肉线条,充满着粗犷的暴发力。从没如此仔细的看过阿山!不!应该说是从没去注意过任何一个男人。

只有别人会去注意阿宗,阿宗也很习惯当做别人眼中的焦点。

二十几年的司机生涯,阿宗也算是出卖劳力的一群,常常他都是和跟车的捆工一起干活,他的观念里,是一种互相的帮助。所以二十几年的工作,练就了阿宗让人羡慕的体格,那是一种自然线条的美。尤其是阿宗留着的一字胡,更增添了阿宗的男性魅力。

阿宗带着欣赏的眼光,放肆的看着阿山的全身短短的平头,配着黝黑的面孔,使阿山看起来像是带着少许的风霜,厚实的胸膛,隆起处隐现胸沟,两颗黑又大的奶头,挺立在肉丘上,钱币般大小的乳晕上,少许的长毛互相的纠缠着;
平坦的肚子上,隐现块块的腹肌;肚脐延伸而下的阴毛,多而浓密。仰卧的身子、大开的双腿,使得裤档内的雄性器官,高高的隆 起;两粒卵蛋,像是要被绷紧的裤角挤出。

再看阿山的四肢,手脚线条分明的肌肉,血筋如纠龙般的浮现,「好个真正的男子汉!」阿宗心里暗暗喝采!

打开房间里唯一摆设的衣柜。看着照在衣柜镜子上的自己,其实阿宗也是满意的摸着自己的身体,由上而下,轻轻的,柔柔的。偶而回过头去,和阿山的身子做比较,还真是不相上下呢!

「去!我是怎么了?神精病!」虽然没人看到,阿宗还是有点脸红的样子,骂了自己一声,关好衣柜,阿宗也是祗穿内裤的爬上了床。也不去动阿山,就现有床铺的三分之一,躺了下去。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不知是不太习惯旁边有人,还是什么原因?阿宗就是无法入睡,转身看到阿山熟睡的样子,阿宗这时有点羡慕起阿山了,转侧之间阿宗看看手表,「哇!快1点了!快睡快睡!明天还要跑远程呢!」

阿宗这样告诉自己,强迫着自己入睡。终于,迎入周公,渐渐……

阿山正做着好梦,梦到了新的家园、新的人生、新的……一切都是这么的美满!突然!…阿山感觉整个身子被紧紧的抱着,跟梦里美好的事物,是如此的不撘调!他心中有点惊怕!好像又回到了921的那晚;……于是,他奋力的一挣。
只听「呃!」的一声,阿山整个人惊醒起来!就在阿山坐起的同时,耳边却听到身旁传来宗哥的呼叫声:「阿茹!阿茹!别走!…别走!…」只见阿宗,双手挥动着。

「宗哥!宗哥!…你怎么了?」阿山急急的摇着宗哥。

阿宗醒来时,身上汗流夹背,胸口还隐隐做痛。皱了皱眉说:「怎么了?」「宗哥!可能你做梦了?」

「是吗?……」阿宗有些短暂的沉默,他知道自己又做那个梦了。可是胸口的痛,却是这样的真实!

「喔!…好痛!」

阿宗揉了揉胸口。

阿山想了想不好意思的说:「宗哥,我做梦,可能打到你了!」

「哦!…你的拳头真厉害呀!」

「我也不知道呀!」

「好了好了!睡觉吧!明天还要跑远程的呢!」

说完,阿宗想把满身汗洗洗,起身走向浴室。也许是刚醒,还心茫茫的,只见阿宗把内裤一脱,门也没关,就自顾自的冲着冷水,让冷冷的水淋淋内心的伤。阿山有点担心宗哥,看着宗哥走进了浴室。

,忽然,他发现宗哥有着一付傲人的身材,健壮的胴体。

看着水从宗哥的头上淋下,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看着看着,只见阿宗不经意的转过了身子,「哇!好大!」阿山心中暗叫一声。

只见宗哥的下体,一付约有十三、四公分的屌吊挂在那里,光是一个香菇头就有鸡蛋大,沉沉的两粒卵蛋也有鸽卵大,

「呀!」阿宗看着阿山有点目瞪的看着自己的屌,这才意识到,阿山的存在,不过这也只是霎那的感觉,「要看就让你看吧!同样是男人,我有的你也有呀! 」阿宗心里想着,顿时觉得轻松不少。「看什么看?怎么?没看过大屌呀!」阿宗带点佻侃的说。

「哇!宗哥!你的真的很大!」阿山有点羡慕的说,「又还没硬!你怎么知道我的屌大?」宗哥口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感到有些骄傲。

「你的呢?脱下来,我看看!」

「这…这不太好吧?」阿山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我的都被你看光了,你的也要让我看看才公平呀!」

说着,宗哥关了水龙头,毛巾三两把的随便擦擦身子,就全身赤裸裸的走到了阿山的前面,阿山看着渐渐幌近的大屌,一股血气上冲,使得阿山面红耳赤,就在阿山还没回神过来的同时,阿宗已经一把扯下了阿山的内裤

「哇!你的也不小哦!」阿宗由衷的赞美着,阿山的屌并不输阿宗的,而且看着阿山的屌,正一点点、一点点的肿胀起来,一根血脉浮现的屌,就像庙前的盘龙柱一般。

「少年仔,勇哦!」一把摸上了阿山的硬屌,「哇!烧滚滚哦!」「嗯!」阿山被宗哥,一把抓住硬屌,忍不住叫了一声,是惊!是痛!是爽!没想到这一声轻呤,却让宗哥整个性欲高涨。

「阿山!你不是说我的屌大吗?来!摸摸看,让我的屌硬起来,跟你比比看!」说着,就在阿山手足无措时,一把拉起阿山的手,放在自己的屌上。

「喔!…」阿山粗糙的手掌,让宗哥感到像一阵电流通上了自己的屌一样,也忍不住的轻呼出声。两个久末逢甘露的大男人,此时再也禁不住了。

阿山的屌被宗哥健壮的手掌套弄着;也许是长期心中压力的解脱吧!

使阿山有股想要解放的心里:「喔!喔!…宗哥…好…爽…喔!」短暂的尴尬,在阿山的手满满握住宗哥的屌时,荡然无存,阿山坐着,双脚自然的张开,让宗哥的手尽情的玩弄自己的屌,

「喔!…喔!…」听着阿山的呻呤声,宗哥的屌,在阿山的轻握下,一下长到近二十公分长,宗哥也忍不住的呻呤了起来:

「呃!…喔!…」一阵阵酥麻的流电,冲击着宗哥的全身,使宗哥全身黝黑的肌肉紧绷,放开了阿山的屌,挺直身子,仰起了头,微张着口双眼紧闭,享受这好久没有的快感。

「喔!……喔!…呼!…喔!…」正当阿宗喘息着,忽然奶头上传来更强、更猛的酥麻快感:「啊…!…啊!」阿宗急用手抱向阿山正吸吮自己奶头的头,阿宗整个身子,轻轻的忍不住抖动起来,可是阿山并不让自己闲着,另一只空着的手,已经捏向宗哥另一边 的奶头。

「啊!…啊!…干!…你要,让我爽死…喔!…喔!」

阿山以行动代替了回答,把宗哥的屌搓的更快,头吸的更紧,捏的更大力。
「啊!……啊!…不…要…啊!」受不了阿山更强一阵的攻击,阿宗整个人再也站不住的摊向了床铺。双脚挂在床下,双手摊开的直喘息!

大口大口的吸气,还没援过来,胯下的屌,又一口被阿山吸了进去。

「啊!…喔!…」宗哥忍不住的半仰起身子,显出块块的腹肌,低头看着正含着自己屌的阿山。随着阿山上上下下的动作,宗哥被阵阵快感冲激着,「喔!…啊!……」

阿宗弓着身子,双手按扣着床边。紧接着,感到两粒卵蛋,被吸着,拉扯着、「呃!…啊!…」另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击遍全身。

阿宗只能不由自主的呻呤再呻呤。经过整整十分钟左右,阿山才渐渐停下了所有动作,看着宗哥闭着双眼的喘息,不禁轻问:「宗哥!爽吧!…呵!…」宗哥睁眼看了看阿山,有点喘息的问:「阿山!你怎么这么厉害?差点被你搞死了,哪学的?」

「当兵时,有位连上兄弟,他教我的!」

「我看是他搞你的吧!教!说的好听!」阿山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如果不是宗哥挑弄我,我也不会想这样,而且,换做别人我才不要做呢!」

「嗯!」阿宗,看着正在身边躺下的阿山,一股冲动上涌,翻身压向了阿山。「啊!宗哥!…不……喔!……」话未说完,阿宗已经手口并用的攻

上了阿山肉丘上的两粒奶头,两个粗壮精实的男人,展开了第二回合的交战。
阿山感到奶头的酥麻外,还有宗哥胡子刺肉的痒

他想推开宗哥,双手摸着宗哥的头,却反而抱的更紧,把宗哥的头,压的更用力,如果两个男人可以结合,宗哥的头早进了阿山的胸膛了。

「喔!…喔!……宗哥!…喔!好爽…痛…痒…啊!…」想不到阿山还会叫床,这让宗哥更是刺激!顺着胸部舔下,阿山结实的腹肌,随着宗哥的舌功,一阵阵的缩放着。如今角色对调,阿山叫的比阿宗更狂、更野。

而阿宗在阿山口淫声的刺激下,一股脑的打开几年来的压抑,尽情的对阿山释放。压下阿山想抬起的双脚,一口攻向了阿山足足有二十公分长的巨屌。
「啊!啊啊!………」阿山也是弓起了身子,看着宗哥一口把自己的屌吃了。
「喔!…喔!…」阿山感到自己屌在宗哥口中的温暖。这让他感到爽!爽呆了!爽翻了!忍不住,双脚用力的伸着:

「啊!…宗…哥!…喔!…受不…了…了…喔!……」话未说完,只觉得,屌前的马眼上传来了阵阵的酥麻!阿宗在口内,用舌头轻舔着阿山的马眼。边舔边用眼睛看着阿山的反应。

看着阿山兴奋的全身抽抖,张大的口中,淫声不断,阿宗更是一把抬高了阿山的屁股,让阿山整个屁眼,出现在阿宗一眼前。

阿宗双手用力的把阿山结实的双腿抬高、板开,阿山明白宗哥要做什么?急急叫:「宗哥!不要!不要!宗哥!…喔!……」

阿宗不理阿山的叫声,没有多余的手来拨开,阿山屁眼边的浓毛,只好又用舌头了,一口舔下,阿山再也没的多余的精力来拒绝了,刚刚不想让宗哥玩后面的念头,已经不存在了。更大的刺激,随着宗哥舌头渐渐深入洞口的快感,传遍了全身,阿山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让我爽死吧!喔!……」

阿宗在舔阿山屁眼的同时,吐了些口水在上面,看着阿山淫叫的扭动身子,他知道,时机成熟。

于是,提枪上阵,二十公分长的肉枪,轻扣玉门关。就在几次轻扣重插之下,阿山惨叫一声:「哎呀!…………啊!…啊!」

宗哥的巨屌整根插入了阿山的紧穴里。短暂的霎那,时间仿佛停顿,只剩阿山痛苦的表情。阿宗看着他,一时之间觉得有点爱怜。

阿宗就让自己的粗屌插着不动,渐渐的阿山的表情放松了下来,阿宗轻俯向下,舔向了阿山肉丘上的奶头,渐渐的,渐渐的,阿山的脸上,由痛苦而转向了爽快,这时阿宗才开始边吸奶头边抽动着巨屌,

「啊!…啊!……啊!…喔!…」阿山刚开始,连连摇头,几次得不到反应之后,也许是痛苦消失了吧!渐渐迎着宗哥的抽动,动着自己的屁股。在一阵适应后,阿山又开始口出淫声了。

「哇!干!比干女人还爽!喔!……干!…」阿宗边干边说,这时的阿山,整个人像是被征服了一般,只有紧紧的抱着宗哥健壮的身体,并不时的用手轻捏宗哥的奶头,让宗哥整个人都像是飞向了云端。

足足干了二十分,换了好几个干姿,终于:「阿山!干!…哇!死了,我要出来了!喔…喔!…」随着阿宗不停的插干,阿宗忍不住的要射了。

「…喔!宗哥!快!快!快出…来,我也快忍不住了。喔!……」就在阿山说着的同时,宗哥急抽巨屌,摰天巨柱的马眼上,浓淍的精液狂喷而出:

「喔!……啊!啊!啊!……呃!…」一股股的白色精液喷在阿山的肚子上、胸口上、脖子上、还有几点,喷在阿山的脸上。

阿宗仰天狂叫:「啊!啊!……」看着宗哥激狂的表情,阿山再也忍不住了,双手肌肉喷张,双掌握着巨屌,双脚夹紧了宗哥的狗公腰,一阵激流,随着紧绷的身子,从马眼里,狂泄而出:

「啊啊!……啊!…呃!……」喷出的精不输宗哥。阿山还故意摆动巨屌,让精 液射在宗哥身上。结果,只见宗哥的胸膛上,阿山的精液正随着宗哥流线的肌肉,流下、流下…

宗哥整个人满足的坐在床上依着床边抽着烟,好久好久没有这么疯狂了,甚至跟老婆做的时候,也没有这种感觉,那是一种活过来的感觉。想着想着刚刚的事,四角裤内的鸡巴又蠢蠢欲动。

看着阿山雄壮的胴体,赤裸的从浴室走了出来,反而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阿山这时却显得大方的坐在宗哥的身边,用干毛巾擦着赤裸的身子,也许是刚做完激烈的运动,使得肌肉闪闪发光,线条格外的明显。

阿山边擦下体的浓毛处,边对宗哥说:「宗哥,刚刚差点被你搞死了!」宗哥笑笑,连摸带拍的对着阿山的短发平头,轻轻拍了下去,「啪!」

「还说呢!叫春的声音比女人还厉害。」阿山反而腼腆的笑了笑,对着宗哥说:「情不自禁呀!对了!宗哥,你跟男的玩过吗?觉得你很老手喔!」

「去你的!别忘了,我以前是有老婆的。」阿山用斜眼看着宗哥,邪笑说:「我也是有老婆呀!」顿了一下又说:「说真的!这事我是知道,不过只在当兵时,碰过一次而已,也只是互相打枪罢了,倒是听他们说了不少。」

宗哥回敬邪笑说:「一次就让你一生难忘,是不是?」

「没有的事!」阿山急辩说:「其实我早忘了,如果不是今晚,你……。
而且我从来没被干过。哦!还会痛!」阿山说着,打开双腿,就手上的毛巾,往自己的肛门,揉了揉。阿宗看着阿山抬高毛毛的双脚,把烟叨在嘴角,俯身用手翻开阿山包着两粒沉沉卵蛋的阴囊,看了看:

「没事啦!」阿山半躺着,双手扒开屁股,让屁眼露的更明显些,让宗哥看的更清楚,「真的吗?火辣辣的!对了!宗哥,你跟男的玩过?」放下高举的双脚,阿山再次提起这个问题。阿宗看着阿山一付问到底的眼神,轻轻点头说:
「玩过啦!有什么好问的!」「谁呀?几时?…说来听听嘛!」阿山紧迫盯人的追问着。

宗哥却轻描淡写的说:「以前的捆工啦!有时跑车无聊,摸摸而已啦!」
「只是摸摸这样吗?……」阿山有些不信,

「不信就算了,就这样呀!」宗哥吐了一口烟,顺手把烟熄掉,「好啦!好啦!睡了啦!」说着说着,整个身子呈「大」字型的躺了下去;并闭上眼,不再理阿山的追问。

阿山轻摇宗哥的肚子,宗哥还是不理他,看着宗哥故意装睡,让他有点泄气。
…忽然,只觉得摸在宗哥胸部的手掌,跳动了一下,这是很奇妙的感觉。阿山忍不住,让手掌顺着宗哥结实的胸部,轻轻的磨蹭着,一圈圈的,缓缓的,攻上了宗哥的肉丘,轻捏宗哥像葡萄干大的奶头。

「嗯!…」宗哥嘴上的胡子抖了一下,就在这时阿山俯身,用嘴攻向了宗哥的奶头,「喔!…」宗哥感受到阿山正用舌头吸舔着自己的奶头,一阵酥麻感,传遍了全身,这种起鸡皮疙瘩的快感,让宗哥忍不住的低吼轻吟着,

「喔!~~~ 喔!~~~ 」阿山听着宗哥的呻吟声,更是轻重急缓的攻向宗哥的
奶头,只见宗哥呻吟越来越大声,

「喔!~~~~啊!~~~ 」双手抓紧床边,全身肌肉贲起。脸上的表情:是酸、
麻、痒、痛、爽。

阿宗从来都不知道,被吸舔奶头,是如此的爽!他的老婆从没对他做过,就算刚刚跟阿山做爱

「也许男人之间,那也是一种做爱 吧!阿宗是这样认为。」,也没有如此放松自己的让阿山吸舔,阿宗觉得整个身子飘飘然的。

「喔!~~~ 喔!~~~~」阿宗情不自禁的吼叫了出来!一种雄性的低吼!
阿山,一边吸着宗哥的奶头,一边手向下滑。

到了宗哥的下体部位,只觉一根巨屌摰天如柱,阿山用眼睛余光,只见宗哥的巨屌,已经从四角裤的尿口处,伸出了十四、五公分长来,

黝黑的肉柱,青筋如龙,赤红的龟头,涨的足足有如鸡蛋般大,龟头前的马眼处,正凝结着一滴混透的水珠,顺着光滑发亮的龟头,流下…。阿山一见,一手轻轻握向宗哥的巨屌:

「哎!呃!~~~~~ 喔!~~~~~ 」宗哥受不了阿山双重的刺激,整个身子,卧
仰起来;低沉吟叫出声的看着阿山的手,紧握住自己的巨屌。亢奋的巨屌,使宗哥全身颤抖着,双腿出力的张开前伸着。

「喔!~~~~喔!~~~~」沉沉重重的吼叫呻吟一声,身体又重重的躺回床上,
急喘着!阿山这时改变目标,一口含向了宗哥的巨屌。又是一次激情 的呻吟:「啊!~~~~~~」时间在霎那,仿佛停顿了。

阿宗整个灵魂出窍,飘向快乐的源头,阿山却如婴儿般的吸吮着宗哥的巨屌,
「噢!……噢!……」随着阿山用口套弄的动作,阿宗一次又一次的颤抖着,全身肌肉血筋浮动。不一会儿,过多的口水,顺着宗哥的巨屌向下流着,流过了卵葩,流向了股沟。

阿山顺着流痕,一路向下,却受阻于宗哥的内裤,停顿了下来。

宗哥在正爽的当头,如何能忍受身心性欲的停顿?双手就巨屌伸出的尿口上,「嘶!~ 」的一声,一把就将自己的四角裤,整个撕裂成了两半。

于是阿山轻易的含住了宗哥整个卵葩,宗哥两粒如鸽蛋大的卵蛋,把阿山的嘴塞的满满的。阿山用嘴轻扯卵蛋,随着卵蛋被扯动,宗哥的巨屌被过度刺激的翘动着:

「啊!啊!~~~~ ~~啊!~~~ 受…不…了!啊!~~~~」可是阿山却兴奋的玩弄
着,放开卵蛋,转而攻向了宗哥的屁眼。

阿山整个身子趴在宗哥的后方,双手把宗哥四角裤上连着的最后防线,「嘶!」的撕开。

「噢!~~~~~~~ 噢!~~~~~~噢!~~~~~~」又痒又爽的感觉,让宗哥喘息的呻
吟着,一股从屁眼传上的酥麻快感,延着巨屌而上,使得马眼上的淫水越流越多。
宗哥不自觉的抬高了臀部,并用双手,钩起了自己的大腿,好让阿山更容易舔向自己的屁眼,

「噢!…喔!……呃!…啊!……」第一次被舔屁眼的感觉,让宗哥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境界,说不出来,只能一声声的呻吟再呻吟。

阿宗从没想过,自己身为别人眼中的大男人,如今竟然会高抬双脚的被舔屁眼。想推开阿山,又舍不得这种快感,真的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

随着阿山的动作,这个念头只在霎那的从脑中闪过,「啊!……啊!……」呻吟、激情 、亢奋取代了阿宗的所有思绪。

阿山在宗哥的高涨性欲叫喊中,一根巨屌早已粗大的硬如铁棒,和宗哥不相上下的粗屌,被宗哥的呻吟声,撩弄的不时翘动着,马眼上的淫水,早已如丝的滴了两三滴在床上了。

看着宗哥如梦似醉的表情,阿山再也忍不住的挺直背脊,让巨屌对正了宗哥的屁眼,准备要一杆插入。可是这时只见宗哥急推阿山的身子,嘴角跳动牵动嘴上的胡子说:「不行!我又不是女的。」

阿山忍住性欲,有点气结:「我也不是!可是刚刚宗哥也没问我呀!」说着说着,只让自己的发亮龟头,在宗哥的屁眼外磨蹭着。

「宗哥!让我试试!…好吗?」阿山带点期待,近乎哀求的口气,让宗哥不知如何回答?想了想,「嗯!…」躺下了半仰的身子,闭上了眼,让阿山再次把自己的双脚抬高。可是这时阿宗的巨屌,已经软软的趴了下来。

阿山知道宗哥从没被干过后庭,想想自己有这个机缘玩到,一阵兴奋。阿山终于了解,为何「处女」

会这样人人爱了?而躺在眼前的,是个「处男」之身!这让阿山亢奋的性欲,整个爆开。不过阿山认为,这是应该得的!

因为这是阿山刚刚用自身的「处男」之身换来的。

看着宗哥带点急喘的闭着双眼,全身汗水淋漓的躺着,这个心情阿山多少了解一些。

于是,阿山尽量让自己的动作轻柔,赤红发亮如鸡卵般的龟头,在宗哥的屁眼边上,轻轻的磨蹭着,一圈又一圈;刚刚舔过的屁眼,口水未干,再加上马眼不时流出的淫水,使得接触面,更加的滑溜,一圈又一圈的刺激着;

只见宗哥的巨屌,一点点的再次壮大,随着壮大的巨屌,宗哥口中轻轻的「啍!哦!…」出沉吼呻吟声。宗哥的情欲,再次被挑动,

「啊!……啊!……」阿山感到时机成熟,让自己的龟头轻轻的滑动到宗哥的肛门口,臀部轻挺:

「啊!……呼!……」半声惨呼,阿山的半个龟头已经和宗哥的肛门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宗哥只觉得被撕裂的痛楚,从肛门传来,,急急仰起身子,想再次推开阿山;可是就此同时,…说时迟那时快!阿山又急插而入:

「啊~~~~~~~ !啊~~~~~~!」宗哥受不了巨痛,整个下体弓了起来,脸上痛
苦的表情深刻凄厉。全身的肌肉颤动,双手抓紧床缘,使双臂上血脉贲张如蚯,「啊!~~啊!~~~~~ 」阿宗咬紧着牙,

「呼!呼!」急喘!阿山有了刚刚被宗哥「开包」的经验,他让自己的巨屌插着不动,就在宗哥最感受不了的同时,阿山已经俯身,用嘴轻轻的吸舔起宗哥的奶头来。他知道宗哥的奶头敏感,正是转移痛楚的最佳方法。

「噢!~~~~啊!~~~~~~」地狱与天堂的感受双双侵击着宗哥,让阿宗双脚夹
紧着阿山的腰,双手抱紧着阿山吸吮奶头的头,昂首吼叫:

「噢!~~~ 啊!~~~~~ 」阿山被抱紧的差点窒息,好不容易,宗哥经过激烈
的高峰后,稍稍放松,让阿山趴在宗哥结实的胸膛上,喘了两口气。稍停,阿山再次奋起攻向了宗哥的奶头,就像小孩吃饼干一样的,阿山轻咬宗哥的乳晕,吮食着饼干上的葡萄干,

「嗯!~~噢!~~~~~ ~ 噢!~~」宗哥低沉的吼叫着,接着咬牙忍耐的皱了皱
眉,

「噢!~~~~~ 噢!~~~~~ 」原来,就在宗哥再度被引发情欲的同时,阿山的
巨屌,已经上下抽插的攻向了宗哥的屁眼,上下齐攻让宗哥又痛又爽的吼叫出来。
经过几次的试探,阿山感到宗哥的洞穴渐松,于是开始用力的猛干。

只见阿山巨屌下的卵葩,「啪!」「啪!」「啪!」的拍打着宗哥高翘的屁股。

宗哥经过一阵的适应,痛楚的感觉尽退,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爽快的升华,巨屌碰触前列线的快感。

「喔!~~~~喔!~~~ 」情不自禁的低吼呻吟声,让宗哥自己都吓了一跳,原
来叫春是一种不由自主的快感发泄。这一刻,阿宗已经不在执着于社会道德的观念;男男的关系,反而觉得这是一般人所无法了解的境界。

阿宗抱得阿山更紧,感受着阿山的鸡巴,在自己体内的抽插。

「喔!~~~~喔!~~~ 」低沉的吼叫声,充满在这小小的房间内。随着阿山鸡
巴的插入,宗哥感到一阵阵的酥麻快感传到了自己的巨屌,要胀破般的 鸡巴,龟头像莲雾般的红黑发亮,马眼流下的淫水,染湿了一片浓密的阴毛,

「原来被干是这么爽呀! ~~~~~~~~ 」宗哥想着想着,淫水流的更多。

双手自主的随着阿山插入的鸡巴,帮忙压按阿山的臀部,让阿山的鸡巴更深入。

「喔!~~~ 喔!~~~~我会爽死了!喔!~~~ 阿山仔!快!快!~~~ 喔!干给
我死啦!~~~ 」一阵阵的猛干!狠干!让宗哥再也不顾一切的喊叫出来。
看着宗哥被干的爽劲,阿山边干边觉自己的屁眼也有些的发痒,一阵冲锋之后,只见阿山放下宗哥的双脚,跨上宗哥「大」字型的身子,就宗哥如盘龙柱般的巨屌,对准自己的屁眼,坐了下去,

「啊!~~~ 啊!~~」「喔!……」不同的叫声,同样的爽快感受。宗哥的巨
屌,已经被阿山的屁眼,整根吞入,阿山闭眼昂首的嘶吼出声;

不同的快感,就在阿山的屁眼吞入宗哥大鸡巴的同时,宗哥急急坐定了身体,双手环抱着坐在自己大鸡巴上的阿山,就在阿山上下享受着被干的快感时,宗哥已经一口吮向了阿山的奶头,宗哥嘴上的胡子也如一把棕刷的磨蹭着阿山的乳晕。
「啊!~~~ 啊!~~~ 宗哥!~~~ !噢!~~~~喔!~~~~~ 」阿山叫着,扭动着。
两个粗壮的肉体,就这样的相互纠结着。阵阵的低吼、呼叫、急喘、呻吟,纠缠如网的充满在这房间里。

宗哥猛顶阿山的屁眼,阿山急吞宗哥的大鸡巴。宗哥这时已经一手套弄着阿山的鸡巴,阿山跪坐在宗哥的屌上,身体后仰,让自己的大鸡巴更放肆的露在宗哥的面前,随宗哥玩弄着。

可是阿山也没闲着,一手撑着身体,一手摸向宗哥的卵葩,玩弄着宗哥的卵蛋,并在宗哥翘高顶向自己屁眼的同时,食、中两指,插入了宗哥的屁眼。
「喔! ~~ …喔!…~~~~」两人像是双重奏般的互相呻吟着,一次又一次,
干着!插着!…………

一阵激情 :「宗哥!~~喔!~~~~我~~受~~~ 不~~了~~了!~~我~~~~~ 要…啊!
~~」

话未说完!阿山的鸡巴一挺,一股股浓浓的白色精液,如火山爆发般的强烈,急喷向上,点点的精液滴在了,还坐在宗哥鸡巴上的阿山结实胸腹之间,也有一些,喷在了宗哥的健腹上,

「啊!~~~~啊!~~~~~ 」阿山的身体,随着喷出的精液,颤抖着!肌肉贲张
着!而宗哥只感觉,阿山的屁眼急缩,整个鸡巴被瞬间夹紧,体内的热力,在霎那涌出,

「哎!啊!~~~~~~啊!~~~~~~」来不及抽出,整个鸡巴顶的更深入,每感觉
翘动一下,必有一股热流射入阿山的体内。

宗哥享受着这一刻的快感,把阿山粗壮的身体,抱的更紧、更紧!阿山也感受到体内热流的冲击,不禁「喔……喔!…」出声。

阿山张开双手也紧紧的抱住了宗哥靠在胸膛的头部,这一刻天地停顿,两个粗壮结实的男人,连结在一起了。不只是肉体,还包括精神和心灵!

望着门外刚露曙光的天边,阿宗抽着烟想了很多,阿山走了过来,用手撘着宗哥的肩。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同样的粗犷健壮,默默的看着远方。

「无声胜有声!」是这时的感觉,「唉!…」宗哥轻叹一声,阿山心中颤动一下,有点心怯的说:

「宗哥!……」阿山话尚未说完,阿宗的嘴忽然吻了上去,两人拥吻了起来,吻完后,宗哥看着阿山的样子,转身用手抱向了阿山的腰身,阿山笑了笑,也用手回抱在宗哥的腰上,两人转过身子,双双走进了房间。

很多事情不用说!阿宗和阿山知道,以后的日子里,两人的关系将越来越密切。甚至可说是,会更加需要对方!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