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开运香皂】(完)【作者:提其】
【开运香皂】(完)【作者:提其】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話、奇怪的商人

  我的名子是结成双叶,外表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原本就跟其他普通人喜欢玩乐,兴趣是喜欢ACG,而且还加入了动漫社团,虽然社员只有三人……如果没有那一天发生的事情,我应该会一直是个普通的平凡人吧。

  那天放学後,我和社团裡的另外两人,体格高壮喜欢各种动画特别是魔法少女类动画的三坂秋生,以及外表清秀常被误以为是女生,不知为何对三次元女性有恐惧只对二次元女性感兴趣的後藤良太,三人正为了即将到来动漫展的作品而伤透脑筋,一直想不到好的主题,由於一直讨论不出结果,三人只好放弃并且相约明天到我家讨论。

  我住在位於住宅区偏僻角落的一处公寓内,我会住在这也是因为租金较便宜,而且更重要的是房东女儿非常漂亮,这天我一如往常的走在回公寓住所的路上,在路过一个偏僻的小路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叫住了我。

  「那位小哥过来看看喔,这裡有很多不错的商品呢!」

  一个很甜美的女性声音叫住了我,回头一看一个身穿奇怪华丽服饰的少女正在路边摆摊,而且对方似乎在叫自己。

  (奇怪了?我刚刚经过的时候明明没看到有人摆摊呀,她是何时出现的?而且装着好奇怪,还是假装没听到好了,说不定是诈骗集团之类的)

  正当我想转头装作没看到离去时,少女却突然从身後拉住我,也不管我的意愿把我拉到了她的摊位前,少女开始滔滔不绝的介绍她的商品,虽然摊位上摆了很多商品,但是大部分看起来都是超诡异的物品,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受到诅咒的物品,当下我只想找藉口逃离现场。

  「不,我还是不要买好了,而且我也没什麼钱……」

  「客人你就在看看嘛,一定会有你满意的东西的」

  由於被对方拉住而且又是个美少女,实在不想动粗而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被摆在摊位最角落的某项商品吸引了我的目光,那是一排包装上不起眼完全不知道什麼牌子的香皂。

  「唉呀!客人你真有眼光呢,这些香皂可不是普通的香皂,是可以实现使用者任何愿望的开运香皂呢」

  「可以实现愿望的开运香皂?那是什麼东西呀?听起来就像是骗人的东西,虽然家裡的香皂刚好用完了需要买新的……」

  「客人你就买下这个吧,我算你便宜一点,一个只要一千元就好!」

  「一千元!你在坑人呀,你知道一千元可以买多少普通的香皂了吗!」
  我听到一个居然要一千元的香皂,急忙想转头离去,并且抱怨真的遇到诈骗集团了。

  「这位客人别走呀,那这样好了,我算你便宜一点吧,九百元如何?」
  虽然被一个美少女不段央求,但是那价格实在是太扯了,我原本实在是不想买的,但是不知道为何心裡有个声音一直要自己买下,最後虽然心裡有些许的不甘愿,还是忍痛买下了一个香皂。

  这时候的我还不知道手中的香皂会对自己带来何影响……

  --------------------------------------------------

  当天晚上洗澡时,当然拿了新买的香皂出来用了,一边用新的香皂努力的擦是全身的身体,一边心想手中的香皂真的有那麼神奇的功用吗?

  「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开运香皂,如果是真的我想要啥愿望呢?」

  脑海裡浮现过各式各样的愿望,如成为一位科学家、总统之类的,也有非现实的如变成超人拯救世界等等,但是最後脑海裡浮现出来的是……

  「既然机会难得,那就来点不一样的吧,我要变成女生!而且要是个超级美少女,当女生多方便呀,会有很多人抢着服侍,而且有些地方只有女生能去,很羡慕说,决定了,就变成女生吧!」

  正在幻想自己变成女生以後有什麼好处可以做哪些事情时,我并没有发现手中的香皂正发出诡异的光芒,更没想到隔天醒来自己将会发生什麼事情……
  --------------------------------------------------

  隔天早上醒来,我一如往常的来到洗手台打算洗脸,但是不知道为何感觉洗手台好像变高了?自己居然需要垫脚才能碰到水龙头,扭开水龙头用手盛水帮自己洗脸以後,原本的睡意也终於清醒过来,於是抬头想看看镜子中的自己,看看自己是否有药梳理的地方,但是镜中的景象却让自己愣住了!

  「疑!疑!疑!」

  我不由得发出惊叫声,因为镜中出现了一个重未见过的少女,而且是个绝世美少女!镜中的少女实在太过可爱让我惊呆了,但是随即发觉自己刚刚的惊叫声是非常可爱的女生声音!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镜中的少女居然也学自己在摸脸,於是我马上换手摸自己,镜中的少女也跟着自己换手摸脸,我迟疑了一下改伸手抓自己的头髮,镜中的少女也做了相同的动作……

  「疑!疑!疑!」

  这次我发出了比之前更大声的惊叫声,也确定了自己发出的声音的确是女生的声音,加上镜中的影像动作和自己完全一模一样,而且少女身上还穿着昨晚睡觉前自己穿着的衣物,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我变成了镜中的绝世美少女了!
  --------------------------------------------------

  镜中的少女有着水汪汪的眼睛和极为可爱的容貌,简直像是从二次元世界跑出来的美少女,我吞吞了口水低头往下看,发现自己变矮了,原本178CM的身高现在可能只有128CM左右,我真的变成名符其实的萝莉了,原本穿在身上的衣物也因为身体缩小而变得太大件,蓬鬆的衣服也让衣服裡的模样若隐若现,如此景象让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机会难得,以前只能透过书本和A片想像女孩子的身体是怎麼样子,不如就利用这次机会……)

  站在镜前的自己缓缓的脱掉了上衣,让自己的上半身裸露在外,我在看到镜中的影像不禁发出惊呼声来。

  「好……好漂亮!这就是女孩子的身体吗?」

  镜中的少女露出了白裡透红洁白无瑕的身体,身体也呈现只有萝莉这个阶段才会有的完美曲线,身上完全看不到半点赘肉,胸前则是还留在萝莉阶段尚未发育的胸部,只有胸前两个粉红色的小小乳头微微凸起,虽然少了成熟女性的美感,但也发出只有萝莉才有的诱人气息。

  「跟书上说的一样呢,萝莉的乳头应该是粉红色的,只有大人才会变成黑色的」

  镜中的少女彷彿在诱惑我一般,我不由自主的将双手放到胸前,开始学以前在A片上看过的轻轻的搓揉自己的胸部……

  「呀!」

  只是轻轻触摸胸部就有一股电流窜过全身,瞬间感觉到全身肌皮疙瘩,但是也隐约感觉到非常的舒服,为了想要刚刚的感觉手不由自主的更加卖力辅弄自己的胸部,镜子裡的少女也因为不断的抚弄自己而逐渐面露潮红,看着镜中少女淫猥的模样,我反射性的摸了下体,但是当然的没摸到那跟了自己20个年头的小兄弟……

  (我真笨,既然变成了小萝莉,当然没有那根啦,不过……不知道女生的下体又是怎样呢?)

  「来!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吧」

  像是要让自己下定决定更像是在命令镜中的少女般,我开始缓缓脱下了昨晚睡觉前穿的长裤,接着开始要脱原本穿在身上的男生用的三角裤时,感觉到自己的心臟跳的非常的厉害,镜中的少女也露出羞红的表情也不断的刺激自己的大脑神经,最後自己一咬牙一口气把内裤脱了下来……

  「好……好漂亮!比书上形容的更加漂亮好几倍,这就是女孩子最私密的地方吗?」

  镜中少女的下体光洁无暇,完全还没长出毛来,只有小小的粉红色隙缝,我不由得对眼前的美景发出了讚嘆声。

  我在吞了吞口水後,伸手摸向那最神圣的地方,只感觉到手微微碰触到小小的突起物,一股强烈的快感瞬间穿过全身,从未体验过的强烈快感让我一时无法思考,只能不断的发出喘息声。

  (刚刚那个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阴蒂,书上说的女孩子最敏感的部位?听说只要不断的刺激这裡,女生就很容易达到高潮?)

  虽然心裡还是因为自己原本是男生而有些犹豫,但是手指却非常忠实的反映着自己的内心深处的慾望,手指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激烈的反覆刺激着阴蒂,下体传来的一波波的强烈快感,很快的就彻底淹没了自己的理智思考,只剩下想要更多的快感……,於是缓缓的将小指插入了小小的隙缝,但……

  「痛!痛!痛!痛死了!」

  虽然只是用了小指伸入阴道,但是异物的入侵带来的强烈疼痛,让我马上反射性的拔出手指,并且不敢再做相同的动作。

  (刚刚指是用小指烧为伸入就痛得要死,如果换作是男人的肉棒应该会直接痛死自己吧……不!不对!我明明原本是个男生呀,现在该想的应该是如何让自己回复原状,怎麼开始想和男人做爱的事情来了)

  虽然心裡还是有所抗拒,但是下体不断传来的快感,以及镜中少女双脚大开不知羞耻的自慰模样,不断的刺激撕碎自己仅存的一点理智,最後终於放弃思考了,只想追求更多的快感,最後突然感觉到脑筋一片空白,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袭向全身,身体也不自主的抽蓄发出淫浪的尖叫声,接着感觉下体一鬆,一道水柱从下体喷射而出……

  (刚刚的感觉难道就是传说的女性的性高潮,没想到居然会如此的舒服,根本是当男生的时候完全比不上的呀!)

  看着镜中自己淫猥的模样,手指又再次伸向了刚刚让自己达到高潮的地方,但是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响起了重重的敲门声,而且是不断激烈的敲打房门的声音,因为不断的传来敲打房门的声音,我只好放弃想继续刚刚的事情的想法,急忙穿上刚刚丢在一旁的衣服,走到门前想去看到底是谁在敲门,但是这时的自己并没有发现自己忘记了几件重要的事情……

             第二話、少女淫戏

  因为房门外一直有不断的激烈敲打声,我只好急忙穿上衣物,并且打开门看是谁来了,打开房门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是自己的两位好友三坂和後藤,这时我才想起昨天跟两位好友约好今天要来我家讨论事情,原本正想开口请两位近来,却发现两人两眼发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最先开口的是三坂,突然紧紧抱住自己,因为被突然抱住将上三坂身上的浑身赘肉,让我一时喘不过气来,三坂则是喊着:「不要怕!有我们在就没事了,结成那傢伙居然诱拐如此可爱的萝莉!」

  後藤则是从三坂後方探出头来,附和着小声的说:「三坂我们快去报警吧,不然等等就让结成逃掉了」

  听到两人的話语让我傻住了,我何时变成诱拐萝莉的罪犯了!正想回嘴时,才想起自己现在的模样正是个萝莉呀,难怪两人会误会了。

  「那……那个,我就是结成呀,你们两个误会了」

  「天哪!居然还被洗脑了,结成那傢伙果然是恶魔呀,居然对这样可爱的小萝莉作这麼可误的事情,後藤快打电話帮忙叫警察,一定抓住结成那个恶魔!」
  「电話……我的手机在哪?找到了!喂!请问是警察局吗?这裡是……」
  我看到後藤拿出手机居然真的打到警察局了,只好急忙抢过後藤手中的手机并且挂断电話。

  「请两位仔细听我说……」

  我原本还想继续解释,但是两人完全不鼟我解释,并且大声嚷嚷起来,说是要我不用害怕,他们会保护我的等等之类的说词,眼见在不阻止两人,自己就真的变成诱拐萝莉的罪犯了,这时我突然灵机一动!

  「两位大葛格可以先冷静点听我说吗?有什麼話等近来再说吧?」

  我想起了萝莉控罪无法抵挡小萝莉的请求眼神,尤其是水汪汪的大眼睛以及哀求的语气,更是让人无法抵挡那眼神攻势,於是我开始模仿起以前在书上看过的动作起来,结果真的奏效了,两人不再大声嚷让,两人在对看了一眼以後,都轻轻咳了几声。

  「既……既然人家都这麼说了,我们就先进去看看吧?」

  「恩!先进去看看裡面状况怎麼样再说吧」

  我眼看两人终於肯进房裡好好谈谈後,於是急忙开启大门邀请两人进房间,只是这时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犯了引狼入室的大错……

                                                                  

  「请两位冷静的听我说,我真的就是结成双叶呀,今天早上起来不知道为何,就突然变成现在的模样了」

  让两位好友进入房间後,我急忙开始解释自己就是结成本人,不过两人的表情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妳说妳是结成本人?结成可是男生呀,而且妳的外表年纪顶多XX岁左右吧,结成还是个大学生呢,差太多了」

  「那好吧,只要我说出只有结成和你们知道的不可告人秘密,你们就会相信了吧?」

  「好吧,就说来听听看吧,我和後藤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虽然我努力解释了半天,两人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看两自信满满的样子,我决定抖出两人的秘密让两人出糗,一想到这不由得露出阴险的笑声。

  「首先是三坂,其实是个只喜欢二次元萝莉的萝莉控,尤其是对某些只有外表向萝莉实际年龄非常大的角色有特别偏好,平常玩的遊戏特别喜欢跟魔髮少女有关的18禁遊戏,尤其是有触手的凌辱遊戏更是特别喜欢。」

  「在来是後藤,表面上说喜欢二次元女性不喜欢三次元女性,其实是因为小时候曾被大姐姐们欺负而留下的心裡创伤,所以对三次元女性有女性恐惧症,喜欢的角色类型是有兽耳的角色,尤其是兽耳御姐有特别偏好。」

  两人似乎被我说出了痛处,三坂以五体投地的方是跪在一旁,後藤则是躲在角落画圈圈,看到两人的反应让我不禁娇笑出来。

  「我承认我是萝莉控,但是也不用说的那麼直吧,把我说的像是个变态一样」
  「我一直不想被人家知道的事情居然被说出来了,我才没有什麼心裡创伤呀!」
  「好了好了,两位应该终於相信我是结成本人了吧?还是要我说出更多两人的秘密?」

  「不!不用再说了!我们知道妳是结成本人了,这样可以吧!」

  看到两人异口同声的求我不要继续说下去,使我不由得哈哈大笑,不过我不知道我娇笑的样子让两人呆愣了几秒。

  「不过……怎麼才过了一天,结成就变成小萝莉的模样了?昨天放学後到今天早上发生过什麼事情吗?」

  「从昨天到现在吗……昨天放学後我就直接回家了呀……除了跟了一个奇怪的商人买了香皂……呀!难道是那个香皂的关係?」

  听到三坂一说,我才想起昨天跟一个奇怪商人买了一个开运香皂,那个奇怪商人说开运香皂可以帮人实现任何愿望,难道是我昨天用了开运香皂的关係?我级级忙忙跑进浴室要找昨天用剩下的开运香皂。

  这时的我并没有注意到,原本对我的突如举动感到一头雾水的三坂和後藤,分别在房间裡的看到某两样东西,两人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

  「不……不见了!开运香皂不见了!昨天明明应该还剩下一大块呀!」
  我刚跑进去浴室没多久又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因为昨晚用剩下的开运香皂不见了!无论我怎麼找都找不到开运香皂,害我急得快哭出来了,三坂和後藤看到我慌张的样子,也急忙过来安慰我。

  「照结成的说法,今天早上会变成这模样是因为开运香皂的关係吧?我们在帮忙找找看吧」

  由於开运香皂突然失踪让我慌了手脚,以至於我没发现到三坂和後藤的异样神情,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的双手已被後藤从後抓住,三坂也不断靠近因为被抓住而动弹不得的自己。

  「你……你们两个想做什了?还不快点放开我!後藤你抓痛我了,等等!三坂你在看哪裡呀!」

  由於後藤从後头用力的抓住我的小手,让我感觉到非常的痛,而且三坂居然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自己,而且还是用从上而下的角度看着自己,自己低头一看发现由於身上还穿着昨天睡前的睡衣,所以以致衣服太过宽鬆,衣服裡的景像从三坂的角度看来刚好若隐若现……

  「你……你们想做什麼,在放不开我,我就要大喊救命了!」

  「在这之前,可以请问结成这是什麼东西吗?」

  「那……那是……」

  看到三坂手上的东西让我顿时语塞,三坂手上拿的正是我的内裤,而且是刚刚他们来我家前,自己在自慰的时候被丢在一旁角落的内裤……

  「问结成一个问题,为何这条内裤会被丢在角落?还是结成有睡觉时不穿内裤的习惯?或是……」

  「当……当然是我自己忘了收的内裤啦!」

  「不过这条内裤比较像女生穿的吧?结成其时是个喜欢穿女生内裤的变态吗?」
  「不……这个是因为……」

  正当我自己被问的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三坂的时候,後藤用力的把我的手举起并且往後拉,我被拉扯的力道往後仰躺在地上,双手仍是背後藤箝制住了,我也因为被用力拉倒在地上而发出吃痛的声音。

  「三坂!结成到底有没有穿内裤这件事,我们就来好好的确认一下吧!」
  「你……你们两个快住手,这可是犯罪行为呀!而且我原本是个男生呀!」
  虽然我努力挣扎,但是小萝莉的力气哪可能比的过两个大男生,在知道是徒劳无功以後,只好改变方式动之以理要两人停手,但是两人的回話却让我顿时语塞……

  「我说呀,结成和我们是好朋友对吧?」三坂突然问了这句話。

  「阿……我们是好朋友没错呀,那更不应该这样对我吧!」我生气的回答道。
  「所谓的好朋友呢,就是有好东西要与好朋友分享对吧?」後藤也接着问。
  「阿……是这样没错啦」我一时不知道三坂話中的含意,只能直觉性的回答。
  「那就没错了呀,结成一定看过自己的身体了吧?不像我们只能从书中去凭空想像,有这麼好的事情也让我们看看吧!」

  三坂和後藤完全不顾我的抗议声,一前一後分别脱下了我身上的上衣和裤子,当然的,裡面是什麼都没穿了,也就是自己变成完全赤身裸体了……

  ------------------------------------------------

  「求求你们……快住手吧……不!不要拍呀!」

  在完全无法反抗两人的情况下,我只哀求两人快点住手,但是两人似乎完全没有住手的意思,三坂还甚至拿出相机拍下自己裸体的样子,让我不由得浑身颤慄,天晓得三坂会拿这照片去做啥。

  「我活了20年还没看过真正女生的下体,以前只能从书上看到去想像,就让我们看一下真正的吧!」

  三坂完全不理我的抗议,硬是将我的双脚扳开,现在我的双脚大开,少女下面的私处完全曝露在外面,羞耻和愤怒同时湧上了心头,正想大声抗议时,後藤从後头抱住我,并且不管我的抗议强吻,舌头甚至伸进了我的嘴巴,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舌吻。

  「不……不要……好痛苦,无法呼吸了!」

  「这就是少女的香唇吗,好棒呀!」

  後藤不只对我进行激烈的舌吻,双手也不安分不断搓柔胸前仅微微凸起的乳头,有时候是轻压有时候又是用力,後藤不停的用各种方式刺激我的乳头,由於乳头被玩弄而带来的羞耻感以及快感同时衝击着我的大脑,让我完全无法思考,只能无助的扭动身体想避开後藤的手。

  「後……後藤,求求你不要了,我快受不了了!」

  「你看你的乳头都硬了,而且非常坚挺呢,明明就是很舒服吧」

  「我……我才没有!」

  「结成还在嘴硬呀,明明下面都湿成一片了呢,其实结成很想让我们这样抚弄吧!」

  「那……那裏是!不可以!那裏很脏呀!三坂你不要……呀!」

  「这裡就是少女最神秘的私处吗?以前都只能从书上去想像,现在终於能看到真正的实物了,远比书上形容得更漂亮呀,真的会让人想不住尝一口!」
  「不……不行!不可以舔那裏呀!」

  我感觉到我的双脚被三坂大大的撑开,接着三坂的脸贴近了我的私处,三坂完全不顾我的抗议开始舔弄我的私处,三坂只是亲亲的舔弄,我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电流窜过全身,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只能全身不停的抖动,口中也不断的发出呻吟声,「求……求求你们……」

  「我……我快受不了了……脑筋一片空白了……我真的不行了……」

  最後我只感觉到脑筋瞬间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任何事情,最後只感觉到强烈的快感窜过全身,从未有过的感觉使我不自觉得弓起了身体,并且不自觉的颤抖着,口中也不断的发出喘息声。

  「结成好像非常舒服的样子呢?是不是该换我和後藤舒服一下了吧?」
  钢高潮过脑筋一片空白的我一时没弄懂三坂的意思,但是随即看到三坂和後藤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并且露出早已肿胀的肉棒来,曾经也是男人的自己当然知道两人想做啥,急忙爬起身来,我的两隻小手轻轻的握住了两人的肉棒,三坂和後藤也同时发出了呻吟声,看样子两人受不了这个刺激的样子。

  「你们两个果然都是变态,只是被萝力轻轻握住,就好像受不了了呢!」
  「没……没想到只是被轻轻握住,就会如此舒服,果然和自己来完全不同感觉呀!」

  「和自己手淫完全是不同的感觉,只是被萝莉的小手轻轻抚弄,就感觉快要射精了!」

  「两个变态就快点射了吧,看我榨干你们两人!」

  我的小手一左一右不断搓弄两人的肉棒,手指更是在龟头处不断的来回刺激,最後三坂和後藤终於忍耐不住了,两人在同时大叫後同时射精了,我也因为一时反应不及,两人的精液都喷在了自己的脸上,精液的味道虽然让我觉得很噁心,但是却有另一股兴奋的感觉占满自己的心理,不由得发出轻笑声。

  三坂和後藤因为刚射精完腿软坐在地上,我急忙拿出卫生纸来擦拭身上沾到的精液,并且重新穿上衣服,当然这次会记得穿内裤了。

  -----------------------------------------------

  三坂和後藤在稍微休息後终於恢复了体力,但是看到我已经穿好衣物後,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嘆息声以及失望的表情,看到两人的表情让我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两个变态应该够了吧?我们该谈正经事了」

  「好……好吧,结成妳说过香皂是跟一个奇怪的商人买的吧?要回复身体可能要找那个商人了」三坂语带可惜的说道「不过……不知道那位商人何时会再出现?结成这段时间该怎麼办?」不同於三坂,一副非常满足表情的後藤说道。
  「我现在的样子应该也不能乱跑吧,不然又像刚刚一样被两人误会了怎麼办?」
  「我有个提案,结成妳就假装成是双叶的妹妹吧,这几天就说是来探望哥哥的,这样如何?至於名子的話……」

  「取个名子吗?什麼名子好呢……叫结成莉娜好了!」

  原本在思考该帮现在的自己取什麼名子的时候,心裡突然响起了莉娜这个名子,所以也没多想,就决定用结成莉娜这个名子了。

  我看到桌子上摆了多瓶饮料,询问之下才知道是三坂原本是要来我家谈事情的,因为突如其来的变化而完全忘了这件事,於是我随手拿起了一瓶标示有薄荷口味的果汁,并且一口饮下,但是就在这时,我的身体突然起了变化,身体开始发出光芒,光芒消失後我居然变回来男生了!

  「这……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变回来了?」

  相对於我惊讶自己身体的变化,三坂和後藤则是露出满脸失望的表情,最後两人甚至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打算要离开了。

  「你们两个怎麼了?怎麼突然要离开了?」

  「今天发生太多事情了,明天再来你家进行讨论吧,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三坂和後藤也不理我的反应,逕自离开了我家,虽然脑中有许多的疑问,但是今天因为身上的变化折腾了一天,也实在有够累的了,所以今天还是在家好好休息吧……

             第三話、怪异体质

  隔天一早,我一如往常的準时起床了,但是醒来第一件事却是衝到镜子前,查看自己现在的样子,看到自己恢复了男儿身,不由得深深的嘆了口气,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鬆了一口气呢还是因为有一股失落感呢……

  正当我在想今天该做什麼的时候,我的手机响起来了,看来电是三坂打来的,原本想到昨天两位好友作的好事,有点不想接三坂的电話,在手机再三的响起後,我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起了手机。

  「结成你醒了吗?我和後藤在那家我们常去的女仆咖啡店,为了表示对昨天的事情的歉意,这顿由我们请客,顺便讨论一下即将到来的动漫祭,我们的摊位的事宜。」

  原本因为昨天的事情,我很想回绝三坂的,但是想到是要去那家女仆咖啡店,那裏的的店员都非常漂亮,而且又是有人请客,不去实在是太可惜了,再三犹豫後,我还是答应了三坂的邀约。

  「好!那我準备一下,等等就会到那边,老位置见面吗?就这麼说定了!」
  -------------------------------------------------

  匆匆忙忙来到了三人常去的女仆咖啡店,两位好有早就在老位子上等我了,於是我也走了过去,并在习惯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并且和两人打招呼。

  「结成,今天找你来主要是为了昨天的事情……」後藤在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出这句話来。

  「昨天的事情……你们两个昨天对我作的事情,你们不说我都忘了我现在还在生气呢!」一想到昨天两人对自己作的事情,让我不由得怒从中来,还好想到现在是在公共场所,不然我就会破口大骂了,但是接下来三坂说的話让我顿时语塞。

  「虽然你表示非常生气,其实昨天你应该也是非常爽的吧,看妳後来都还高潮了呢?而且……昨天後来妳莫名其妙的变回来了,不担心会不会又突然变身了?」
  「阿……是这样没错啦,但是要怎麼知道我能变回来呢?」虽然心裡有许多不满,但是好友也说的没错,也只能点头同意好友的说词。

  「还记得昨天最後是喝了一杯饮料後变回来的吧,我和後藤认为关键就在那杯饮料上,还记得那杯饮料是啥口味的吗?」

  「我……我记得是薄荷口味的吧?这又跟我们今天来这有关係吗?」

  「昨天去查过资料,薄荷口味的饮料应该是鹼性的吧?所以我认为这是关键原因,所以我们準备了一杯柠檬汁,你就喝下去看看吧」後藤在说完後马上为我点了一杯柠檬汁,还表示他请客。

  看着服务生送来的柠檬汁,我一直在思考到底该不该喝下去,最後也不想那麼多了,直接拿起整杯柠檬汁,直接大口的整杯喝下去,接着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我的身体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这让我想起了昨天变回来时的场景,这让我有了不详的预感,光芒过来我又变回了昨天的萝莉样子!

  「後藤!结成交给我处理,你快去柜檯结帐,我马上带着结成离开这裡!」
  後藤和三坂都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三坂首先反应过来,也不管我的感受直接一把抱起我并且急急忙忙跑出店外,还不忘交代後藤记得要结帐。
  「三坂拟再做啥!快放我下来,被你抱的好不舒服,你身上的脂肪太多了」
  我再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被三坂强硬抱着跑出店外,由於三坂身上赘肉很多,被强硬抱在怀裡非常的不舒服,不得不发出抗议声,三坂在听到我的抱怨後才放开了我。

  「刚刚到底怎麼了?为何突然抱我并且急忙跑出店外?等等,为何你们突然涨高了……」

  「疑疑疑!为何我又变成昨天的样子了!难不成真的是刚刚的柠檬汁的关係?」
  虽然有了昨天的经验,但是现在又突然变身,还是让我惊慌失措了,抱头懊恼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後藤提了建议。

  「这样吧,我们还是先回结成家吧,不然结成穿这样在外头也不好吧,先回结成家在想想办法」

  在完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也只能同意後藤的建议,先回到家裡再决定接下来要怎麼办。

  -----------------------------------------------

  回家路上一路闪闪躲躲,我一直怕遇到熟识的人不知道该怎麼解释,结果我一值几乎都躲在三坂巨大的身体後面,最後终於到家了也让我鬆了一口气,於是我开始急忙找起放在身上口袋的钥匙。

  「嗯……钥匙在那呢?我记得放在这个口袋……等等!三坂你在摸哪裡呀!那裡不可以摸……呀!」

  我还在努力找钥匙的时候,三坂不顾我的抗议,硬是将手伸到我身上的口袋开始翻找起来,还有意无意的趁机揉捏我的身上的敏感处,虽然心裡千百个不愿意,但是在三坂的刺激下还是发出了呻吟声,三坂看见我的反应还发出淫笑声,最後在身体几乎都被摸过後,三坂才拿出放在我的口袋裡的钥匙。

  「所以是哪把钥匙?我们赶快进去吧!」三坂一副阴谋得逞的窃笑表情问我。
  「是中间那把黑色有做记号的!」我虽然心裡有很多的不满,但还是乖乖的回答了是哪把钥匙。

  正当我为了终於可以安全回到家而鬆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个没想到的声音从後面响起,因为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我像个惊弓之鸟般的急忙躲到三坂巨大的身体後面。

  「你们是谁?为何有结成房间的钥匙?身为这栋公寓的管理员,我有必要了解,请你们解释清楚,否则我必须叫警察来了!」

  声音的主人是一位一个外表有点凶恶身材稍胖的的中年大叔,我听到声音就马上认出眼前的人是这栋公寓的管理员,虽然长相有点可怕但平时对人非常好,同时也是我的远方亲戚之一,所以这栋公寓的租金算我很便宜,所以我在这住了下来。

  「他是谁呀?」三坂悄悄问我。

  「他是这栋公寓的管理员,我都叫他华叔」我偷偷的跟三坂和後藤解释道。
  「你们在不说你们是谁,我可真的要不客气了!」华叔看见我们三人完全不理他,生气的一边说一边拿起了手上的扫把打算赶人。

  「我……我们是结成双叶的同学,我们是来找结成的」三坂急急忙忙回答,虽然話裡有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就是了。

  「真的吗?这麼说来,我是好像有看过你们进出结成的房间,但这还是无法解释你们为何有钥匙,既然你们是来找结成的,怎麼没看到结成本人呢?」
  「这……这是因为……我事先帮结成送他妹妹回来,结成等等就会到了!」
  三坂正当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华叔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於是搬出了昨天一起想到的新身份。

  「结成有妹妹?怎麼都没听他说过?後面那位小妹妹就是结成的妹妹吗?不要看叔叔外表很兇恶,其实叔叔人很好的,出来让叔叔看看吧」

  听到华叔都这麼说了,我也只能怯生生的慢慢从三坂身後走出来,心裡实在很怕会被认出来自己就是结成本人,但是华叔看到我的脸却当场呆住了,并且突然衝过来抱紧我,害我一时反应不及。

  「莉……莉娜!莉娜原来你还活着!爸爸好想妳呀!」

  「叔……叔叔!我的名子也是叫莉娜没错,但是我不是你的女儿呀!叔叔你认错人了!」

  华叔突然抱紧我不放,又是摩增又是搂抱的,害我吓了一大跳,赶紧使出吃奶的力气挣脱华叔的束缚,并且像个惊弓的小鸟一般躲到三坂巨大的身体背後,活像个柔弱无助的小羊遇到大野狼一般。

  「抱抱……抱歉!是我太失态了,因为莉娜真的很像我死去的女儿,加上外表年龄也非常相近,所以我认错了」

  「没……没关係,我只是受了点小惊吓而已,不过看叔叔的反应,叔叔应该很思念那位女儿吧?」

  「是呀……莉娜过世的时候年龄和妳差不多吧,加上妳们又长的非常像,要不要来当叔叔的干女儿?」

  「这……这个……我在考虑看看吧」

  我语带犹豫的回绝了叔叔,因为我知道叔叔家非常有钱,如果成为叔叔的干女儿一定可以拿到不少零用钱,但是我又急忙在心理否定这个想法,我可是男生呀,怎麼会去想当叔叔的女儿。

  「这样呀……那叔叔不打扰你们了,如果想当叔叔的干女儿的話,欢迎随时来找叔叔呢」

  华叔在说完挥了挥手离去了,我也因此鬆了一口气,心想幸好华叔没想到我根本没有妹妹这件事,於是我赶紧叫三坂和後藤一起进入我的房间,免得又遇到认识的人。

  -------------------------------------------------

  进入我的房间後,我们三人终於鬆了一口气,并且急忙将房门反锁,免得被不认识的看到接下来的事情。

  「呼……真是吓我一跳,居然会遇到认识的人,幸好呼弄过去了,我还是赶快变回来吧,免得夜长梦多。」我鬆了一口气说道。

  「关於这件事我早就準备好了,我在回来的路上顺便买了一杯和昨天一样薄荷口味的饮料,如果我们猜测的没错,结成你喝下去应该就会变回来了」

  後藤一边说一边从手中的塑胶袋拿出了一杯薄荷口味的饮料,我看了看三坂和後藤两人,虽然心裡有些怀疑还是把饮料喝了下去,接着我的身体又出现了强烈的光芒,之後我又变回男生了!

  「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一次喝太多酸性或鹼性的饮料会结成变身,鹼性饮料也就算了,像汽水之类的酸性饮料要小心别喝,不然会突然从很多人面前变身」
  後藤一边说一边把一起买的多罐饮料放到我的冰箱,并且提醒我要注意哪些饮料别乱喝。

  「要根本解决问题还是要找到那个奇怪的商人吧,这两天因为身体的关係无法出门,三坂和後藤有打听到啥吗?」

  「根据我打听到的消息,那个奇怪商人神出鬼没,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目前打听到的消息似乎都是在週日比较容易遇到,结成之前也是週日遇到的吧?」三坂回答了他打听到的消息。

  「周日吗……之前买到开运香皂後才过了两天,所以今天是星期二了,还要继续提心吊胆好几天,想到就好头痛。」

  「现在刚好是暑假不用去学校视为一一件可以庆幸的事情,这几天结成就小心点吧,别突然在别人面前变身了」後藤再三的叮嚀。

  「我和後藤会在帮忙注意那个奇怪商人的消息的,一有消息我和後藤会马上通知你」

  三坂和後藤留下会帮忙找奇怪商人的話後随即离开了我家,不过我还是很在一刚刚华叔抱住我时,内心突然的悸动到底是啥……

             第四話、身体异变

  当我发觉时,我正走在一个从没见过的森林裡,而且四週一片黑漆漆的时候,正当我不知所措时,我听到了一个很耳熟的少女声音,於是我赶紧朝着声音的方向跑去,跑着跑着看到一个少女的身影,少女的身影让我觉得好眼熟,正当我想问女孩子是谁时,少女突然转过身来,少女居然有着和我变身後一模一样的外貌!正想问少女是谁时,少女只是笑了笑随即转身跑开,我正想追上少女却听到一阵叫喊声後,眼前突然一阵白光让我张不开眼睛……

  -----------------------------------------------

  等我发觉时,我才发现我人睡在我的床上,也就是刚刚的事情其实都是我在作梦,但是感觉这个梦好真实,特别是梦中的女孩是谁?为何有着和我变身後相同的容貌?

  正当我满腹疑问的时候,我的手机在这时候响起了,看了看手机的来电显示,原来是华叔打电話来了。

  「请问是结成吗?我是华叔,我现在可以过去你那边吗?如果莉娜在更好,华叔有話要跟你们说」

  「原来是华叔,可是莉娜已经回老家了,华叔你现在过来也是找不到人的」
  「没关係,和结成说也是可以的,我想跟你谈谈关於你妹妹的事情,等等我随後就到,就这样说定了」

  华叔突然打电話来说要找我和莉娜,但是莉娜就是我呀,只好马上撒谎说莉娜已经回老家了,但是华叔却还是要坚持来找我一趟,而且也不管我的反对就挂断了电話,看来华叔似乎真的很想收莉娜当干女儿吧,但是真的这样做的話,我就是莉娜这件事早晚会曝光的,还是要想想等等怎麼跟华叔解释呼弄过去……
  ------------------------------------------------

  我还在烦恼怎麼跟华叔解释的同时,时间也逐渐的流逝,最後我听到了我的房间门口的铃声,心想应该是华叔来了,但是我还没想到要如何跟华叔解释,在百般无奈下还是要去开门让华叔近来,心想只有走一步算一步,见机行事了……
  我还在烦恼该怎麼跟华叔解释的时候,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煞车声,接着有人来敲我的房门了,心想应该是华叔来了,但是我还没想到该怎麼跟华叔解释呀…

  开门後门外站的果然就是华叔,而且手上还拿着一件个大袋子,然後也不管我的反应就衝进门来,并且左探右探後才问道:「莉娜呢?怎麼没有看到莉娜?叔叔特地来看她了,还準备了一件非常漂亮的洋装。」

  「华叔!我已经在电話中跟你说过了,莉娜已经回老家去了,你在这裡当然看不到她!」

  「这样呀……亏我昨天回去後,马上跑去买了一件一定很适合莉娜穿的洋装,打算送给莉娜作礼物的说……」

  华叔听到我说莉娜已经回家去了露出了非常失望的表情,还我一时有所於心不忍,而且华叔带来的袋子裡好像真的有装了一件洋装在,看来华叔是认真的。
  「华叔,听莉娜说你那麼想收莉娜当干女儿呀?可是莉娜没有这个意愿呢,昨晚还被你吓了一跳,急急忙忙跑回老家了……」

  「什麼!原来是我昨天真的吓到莉娜了!结成你可以帮华叔跟莉娜多说些好話吗?你想要什麼礼物?只要你肯帮华叔的忙,华叔有很多钱可以马上帮你买!」
  「不……不用了……下次遇到莉娜的話,我会帮华叔说好話的」看到华淑如此的积极,我也只好免强呼弄答应说会帮华叔说好話……

  「不说这个了,原本华叔还买了饮料要请莉娜和结成喝的,既然这样,结成你还是把这罐饮料喝了吧」

  华叔从带来的袋子裡拿出了一杯饮料说要请我喝,想说不要在辜负华叔的好意,所以也没注意是啥饮料就喝了下去,但是喝下去才发现不对,因为喝的饮料是可乐!心想「糟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身体开始发出白光,表示自己要在华叔面前变成莉娜了!

  「莉……莉娜?结成怎麼会变莉娜了?这到底是怎麼回事?」

  华叔亲眼看到我变成了莉娜惊讶得说不出話来,我知道无法再隐瞒华叔了,只好把开运香皂的事情告诉华叔,并且再三强调我还是能变回来的,这只是暂时的。「还是会变回来吗……那结成可以答应我只当我一天的干女儿可以吗?只要一天就好,算是华叔拜託你」

  「好……好吧,只有今天一天喔,到了明天我可就不要了喔!」

  看到华叔居然跪下来求我,我的心中也有些不忍,只好免强答应,心想只要到了明天就能摆脱华叔了,只是这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这个决定将对自己带来多大的影响……

  ---------------------------------------------------

  接下来的一整天,华叔就真的像个父亲带女儿出遊一样,一路上开车带着我到处兜风,还带着我到女童服装店,在不顾我的反对下,硬是帮我买了一堆非常可爱的女童装,还要店员帮我特别打扮一番。

  「你的女儿好可爱喔!简直就像天使下凡般!」

  「莉娜真的很可爱呢!我没说错吧?莉娜?」

  「这……这真的是我吗?」

  看着镜中的自己我也惊呆了,镜中的女孩有着漂亮的可爱的小脸加上白裡透红的皮肤,柔丽的金发加上明亮清纯又带着些许嫵媚的双眼,薄薄的嘴唇加上如樱桃般的小嘴,嘴唇也涂了些唇膏,让嘴唇更加光润,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套裙,上衣是吊带式的,不用扣口子,裙子是不到膝盖的短裙,脚上则穿上薄薄的儿童短袜,并且穿上白色的小公主皮鞋,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个会让全世界的男人以後都会为我疯狂的超可爱小萝莉,一想到等等走在路上时所有路人的炙热目光,我就不禁脸红心跳起来。

  「不愧是我的宝贝女儿,果然很漂亮呢!」

  「我……我哪有那麼漂亮啦,爸爸讨厌啦!」

  被华叔这麼一称讚,我也不由得害羞了起来,一方面讶异自己表现出女孩子特有的害羞动作,另一方面也有股甜滋滋的幸福感觉,这让我有种不知所措的想法。

  之後华叔就像带着女儿出遊般带着我到处去玩,虽然一开始我也不太愿意,不过後来也叫着叫着也就习惯习惯叫华叔爸爸了,就这样经过了一天,直到天黑两人才踏上了归程。

  「天色这麼黑了,乖女儿今天要不要来住好久没去的大别墅?明天在回家吧」
  「呼!真的好累喔,爸爸有大别墅吗?好呀!今天就去那边住吧」

  看来疯了一天对目前还是XX岁少女身体的自己果然是太累了,我感觉到全身非常的疲倦,只想赶快回到柔软的床上好好睡上一觉,所以也没想太多就答应了华叔的提议。

  ----------------------------------------------

  到达华叔的别墅时由於早已天黑,无法看清楚别墅有哪些东西,但还是可以感觉到别墅佔地非常的大,而且四週似乎都没有其他住家,已经呈现昏昏欲睡的自己也没想太多,乖乖的跟在华叔身後进入了别墅。

  「莉娜的房间在二楼走到底最裡面的房间,需要我带妳上去吗?」

  「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走上去的……」

  虽然我坚持要自己走上去自己的房间,但是实在是太睏了,只走了一点点就因为重心不稳差点摔倒,就再这时一双大手抱住了我,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情况子下,华叔用公主抱的方式把我整个人抱起。

  「爸爸!莉娜可以自己走,放我下来啦!」

  「乖女儿,爸爸看妳已经很累了,就让爸爸抱妳上去吧」

  由於华叔用公主抱的方式抱我上楼,这让我非常的害羞,更重要的是从华叔身上传来的成熟男人特有的体味,竟让我有一丝丝的兴奋,甚至全身燥热了起来,这更是让我不知所措。

  最後,华叔抱着我来到了一个以粉红为其调的女孩子房间,房间裡摆满了各式各样可爱的娃娃,中间摆了一张大床,床头旁还有着一个可爱的小梳妆台。爸爸轻轻的将我放在了床上,并且顺手为我盖上被子。

  「乖女儿好好的睡吧,爸爸就睡在对面的房间裡,有什麼事的話可以叫爸爸一声」

  「恩……恩,好的,爸爸也早点休息吧」

  华叔最後轻轻的在我的脸颊吻了一下後,说声晚安朝着房门走去準备回到自己的房间,这时的我却是全身燥热不安,满脑子都是想着希望华叔能留下来陪自己睡觉,正讶异着自己奇怪的想法时,自己的脑子裡浮现了和自己一糢一样声音。
  「抱歉,身体可以先借我几天吗?我不想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

  伴随着声音的出现,我彷彿看到和自己一糢一样的幻影,接着幻影和我合而为一後,我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华叔正要打开房门离开时,突然感觉到有双小手从後面抱住了自己,爸爸转身回头一看,看到原本应该要睡觉的女儿从後面抱住了自己,并且露出春情荡漾满脸欲情的神情。

  「爸爸,我一个人睡觉会怕,可以留下来陪我一起睡吗?」

  华叔在听到女儿的恳求声音後,最後放掉了已经搭上门把的手,重新把门关好……

          第五話、淫乱别墅(一)处女丧失

  我抓着爸爸的手进入我的房间,可是我心裡却是跳的非常厉害,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要求爸爸留下来陪自己睡觉这件事,脑海裡更是马上浮现了等等可能发生的各种事情的想像,更是让自己满脸通红。

  「爸爸……那个……莉娜还是自己睡好了,爸爸你还是回房吧?」

  我正在努力思考要如何拒绝爸爸的时候,爸爸突然一双大手从後面抱住了我,并且双手不断的搓揉我的胸部,虽然我很想抗议但是从胸部传来的阵阵肿胀以及莫名的快感佔据了我的小脑袋,这以前没碰过的感觉让我丧失了判断的能力,接着爸爸一把抱起我并且将我丢到了床上,因为爸爸的粗鲁行为让我感到疼痛正想抗议时,爸爸已经整个人压在了躺在床上的我身上,我那娇小的身体就像是被大野狼硬扑倒在地无法反抗的小羊般,多麼的柔弱无助。

  「爸爸!不要,求求你放了莉娜吧」

  爸爸却完全无视我的哀求,一边亲吻和舔舐我的脸以及颈部的敏感处,左手则是伸进了衣服裡不断搓揉捏弄我的小小乳头,右手更是伸进了连身裙底下,手指正隔着内裤触摸着我的下体,身体上下同时进攻所生的各种耻辱与快感同时塞进了自己的小脑袋,让我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柔弱无助的承受着原本这幼女身体不该体验到的性爱快感。

  「不……不要了,莉纳真的受不了了,爸爸放过莉娜吧……呀!好痛,爸爸不要摸那裡呀」

  正当我还在苦苦哀求的时候,爸爸的一根手指伸进了我的小穴,并且带来的强烈的痛楚感,当初自己的小指头伸进小穴已经让自己的痛的半死,更何况是大男人的粗壮手指头呢,下身传来的剧烈痛楚让我下意识的展开了激烈的反抗,我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了爸爸,并且从床上逃离爸爸的魔掌,但是爸爸一点也不放过我,很快的就把我逼到了墙角完全失去了退路,我只能全身瑟瑟发抖的看着完全一脸疯狂的爸爸。

  「莉纳不乖喔,不乖的小孩要给点教训才行!」

  爸爸一边说一边用右手抓住了我的小手,并硬是用蛮力把我压在墙边无法反抗,接着左手抓住了我的连身裙,接着用力一撕,我的连身裙从中间整个被撕开成两半,露出了裡面只有穿着一件可爱儿童内裤的幼女身体,接着用力把我推倒趴在地上,然後从後方抓住了我的内裤,完全不顾我的哭喊声将我的内裤硬是扒了下来,现在的我已经是完全赤裸的状态了。

  「来,好好的含住爸爸的大鸡巴,只要莉娜乖乖的」

  爸爸一边说一边脱光了身上的所有衣服,并且将早已挺立的大鸡巴伸到了我的眼前,原本是个男人的我当然知道爸爸想做啥,原本我想别过头坚决不做的,但是爸爸见状立刻拉扯我的头髮,我在吃痛下只好乖乖的帮爸爸口交起来,眼睛更是留下了不知道是因为拉扯头髮的痛还是帮爸爸口交的耻辱的泪水。

  「对,就是这样,莉纳很乖喔,照着爸爸的話做,不是只有用嘴巴去含住而已,舌头也要动,遶着龟头的前端慢慢的轻舔」

  虽然心裡非常的不愿意,但是在爸爸的威胁下也只能照着爸爸教的方法帮爸爸口交,房间裡可以看到一个外表只有XX岁的美丽小女孩正跪靠着墙角,少女嘴裡正含着一支比她的小手还粗的大鸡巴,看少女的动作如果忽略掉脸上的表情会让人有种少女其实是在吃恨好吃的棒棒糖的错觉,但是少女脸上的表情充分表现出她其实非常的不愿意,非常的痛苦,但是眼前的中年男子却完全不顾少女的想法,仍是硬逼少女为他口交。

  「莉娜做的很好,口交技术越来越棒了呢,莉娜果然天生就是个淫乱的女孩」
  爸爸一边用言语汙辱,一边将身下的大鸡巴逐渐的塞入我的口中,由於爸爸的大鸡巴对於我的小口来说实在是太大了,最後只塞入前端的一部份,但是也足够让我几乎呼吸不过来,只能发出呜咽的抗议声,後来在很痛苦的情况我不小心下意识下轻轻咬了一下,结果换来的是大鸡巴突然急忙抽出,接着爸爸狠狠的一巴掌打在我的小脸上,脸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我当场哭了出来,只能捂着脸无助的趴倒在地上。

  「竟然敢咬我,看来该给你点颜色看看了,给我过来」

  爸爸用力拉扯我的头髮把我重新甩回到了床上,并且以四肢着地的方式趴在床上,目前身赏全裸的自己小屁股刚好正对着跟着来到床上的爸爸,正当我来不及为自己羞耻的模样感到惊慌时,爸爸已经从後面抓住了我的臀部并且整个人压在了我身上,更让我惊慌的是爸爸的巨大鸡巴正对着我的小穴摩擦,知道身後的男人想要做啥以及接下来自己将要面对的命运,这两件事让我完全无助的留下泪来。

  「不……不要呀,爸爸那麼粗大的东西插不近来的,莉娜绝对会死的,爸爸放过莉娜吧」

  「来,莉娜乖喔,这可是莉娜的初夜呢,爸爸会让莉娜忘不了自己的初夜是如何被夺走的,莉娜你看一下房间四周吧」

  「四周?房间的四周有什麼东西……那个像镜头的东西是……」

  「当然是为了拍下莉娜失去初夜的那一刻呀,这可是一生只有一次的难得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了」

  原本我还想为爸爸卑鄙的行为抗议,但是随即因为下身传来强烈的痛楚,因而全身僵直,因为强烈的痛楚可爱的脸蛋完全扭曲了,两隻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不停扑簌簌的留下眼泪来,因为身後的男人正用他的大鸡巴插入自己的最宝贵神圣的小穴中,当初只是用一隻手指就已经让自己痛的要命,更何况现在是比自己的整隻手还更粗壮的大鸡巴插了近来,因为强烈的痛楚让我几乎发不出声音来,只能不段的发出呜咽声。

  「莉娜的小穴真是紧呀,爸爸的鸡巴差点以为要被莉娜夹断了一样」

  我完全不理爸爸的言语汙辱,只想快点逃离爸爸的魔掌,但是爸爸早已从身後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小屁股,爸爸的大鸡巴也不是一次插入到底,而是一点一点的用力撑开狭窄的小穴逐渐的深入,我也因为一点一点持续不段传来的痛楚而导致脸蛋完全扭曲,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感觉让我僵直了身体,身体不停的瑟瑟发抖,因为我感觉到爸爸的大鸡巴碰触到了一层薄膜,爸爸的大鸡巴更是因此停了下来,不论是我还是爸爸都知道大鸡巴已经碰触到象徵少女贞洁的重要处女膜。
  「莉娜宝贵的处女就要失去了呢,来!我们一起到数吧,3……2……1……0!」

  随着爸爸的倒数,爸爸的大鸡巴一点一点的逼近我的处女膜,我强忍着身下的剧痛想逃离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双手更是死命抓着床缘想減轻其痛楚,但是像是在宣告所有努力都是白费般,倒数到0的同时爸爸的大鸡巴以一根到底的气势强行突破我的处女膜,并且直接插到子宫的最深处,处女膜被贯穿的痛,以及大鸡巴撞及子宫最深处的痛同时传到了脑子裡,在强烈的痛楚下原本张口想大声喊叫,但是在喊出声音前就已经痛到晕了过去,整个人无力的软倒在床上,任由後面的男人恣意的抽插。

  爸爸抽插着完全失去反映的我半天後,才揉了揉我的人中穴让我悠悠的醒了过来,但是我醒来的瞬间随即感受到下身传来的剧烈疼痛,原本还没清醒过来的脑袋也瞬间清醒了过来,下身传来的异物插入感以及剧烈的疼痛,瞬间明白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急忙扭腰想脱离爸爸的控制,但是XX岁少女身体的力量在成年男子的巨大力气面前根本毫无意义,爸爸在察觉我醒来後以及无力的反抗,爸爸於是加快了身下抽插速度。

  「莉娜醒了吗?来,让大家看看妳那淫荡的私密处吧,明明才刚被破处,下面却一直流出淫水来呢,莉娜果然是个淫荡的女孩!」

  爸爸一边说一边抬起我的双脚,然後让我以背对爸爸的方式朝着爸爸的大鸡巴坐下,现在的我是完全双脚大开,下面的小穴更是直接对準爸爸的大鸡巴坐了下去,爸爸的大鸡巴顺是一口气插到了最裡面,这次我却没有感觉到原本预期的强大痛楚,反而就再刚刚那一瞬间我的脑筋瞬间空白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小穴更是一收一缩流出大量的淫水来,就在爸爸刚刚插进来的瞬间我居然达到第一次的高潮了!

  「喔喔喔,莉娜居然高潮了呀,真的看不出来像是今天才刚破处的女孩呢,不过莉娜在努力一下喔,爸爸等等就会射了!」

  爸爸明明知道我达到了高潮,仍然不放过我继续激烈的抽插,因为刚刚才达到高潮,下身还非常的敏感,根本禁不起如此激烈的抽插,小穴也一直不段流出淫水来,就在我快受不了可能随时会在次高潮时,爸爸突然偷偷的在我的耳朵旁小声说了一段話,这段話让我瞬间满脸通红,爸爸趁我还在犹豫时又加快了抽插速度,我已经感觉到我的身体已经快承受不了了,只好缓缓说出爸爸刚刚交代的話。

  「莉娜是个淫乱的女孩,想要爸爸的大鸡巴在莉娜淫乱的小穴裡很狠抽插,然後把爸爸全部的精液灌进莉娜的小穴裡」

  爸爸刚刚小声对我说只要说出上面的那段話很快就会结束了,爸爸像是回应我的話般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最後爸爸在一口气插到子宫最深处後射出了大量的精液,我的小穴也因为爸爸的射精感受到一阵强烈衝击,在巨大的快感衝击中在次达到高潮,体内社经和再次开潮的两种感觉瞬间塞满了我的小脑袋,我再也承受不住而失去了意识。

  ---------------------------------------------------

  爸爸看着已经失去意识的我,以及那下身因为小穴装不下而不段流出来的精液,爸爸作了某个决定,拿起身旁的电話打给了某人……

           第六话、淫乱别墅(二)早餐

  在清晨温暖的阳光照射下,床上的少女缓缓的醒了过来,但是随即因为身上传来彷彿骨头快要散掉的感觉,以及下身传来的隐隐作痛,让少女想起了昨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昨天在偶然的误会下被华叔发现莉娜是自己变身的,之后在华叔的要求下叫他爸爸,还当了他的一天女儿,最后被华叔或者该叫爸爸带回别墅,最后更是上演了一场仿真的乱伦戏码,最后被爸爸用强硬的方式夺走了自己的初夜。

  我一想到昨晚自己在苦苦哀求中被爸爸强硬的夺去了宝贵的处女之后,最求自已却扭着腰要求爸爸在身后猛烈的抽插,自己并在最后主动要求爸爸对自己中出,光是想像昨天发生的事情就全身发热起来,双手更是不由自主伸向了自己的私处,透过手的触感我知道自己的下体已经完全湿了,而且还是想着爸爸强暴自己的过程湿了,而且刚刚用手指探入小穴时,不再有过去的痛楚感而是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隐隐的从小穴中传来阵阵的快感。

  「爸爸干死我吧,莉娜想要爸爸的大鸡巴顶在子宫的最深处,然后爸爸用那滚烫的精液滋润莉娜吧!」

  在疯狂自慰中的自己,脑海里想像着爸爸这时候突然跑进了房间,看到自己的淫乱模样后,二话不说扑了上来将自己压在身下,然后在自己的惊叫声中开始疯狂的抽插,最后把大量的精液射进自己的小穴,最后自己再次达到了高潮,
  ----------------------------------------------------------------------------------

  「莉娜醒了吗?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可以下来吃饭囉!」

  就再我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时,房间门口外突然传来了爸爸的声音,我像个惊弓之鸟般整个人跳了起来,并且急忙抓住床单裹住全裸的自己,惊恐的看着没有被打开的房门,但是没有如预期中的爸爸走进房间,这顿时让自己松了口气,但是心里却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爸爸于门外再三的催促下,我才慢慢的离开了床上,走到了房间内唯一的大镜子面前,打算整理自己的仪容顺便换衣服,但是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也忍不住呆住了,镜中的自己是多么洁白无瑕,但是就在昨晚这个洁白无瑕的身体被自己称为爸爸的男人夺去了纯洁,而且体验到了这个年幼身体原本无法承受的身为女人的快感,自己就在刚刚还在望想着爸爸突然冲进来推导自己的画面,种种行为都证明了眼前看似纯白无瑕的少女已经成为一个十足淫女。

  「莉娜快下来吃早餐吧,爸爸等等还要出门呢」

  在为自己越来越习惯这个幼女身体而感到感伤时,爸爸的催促声从楼下再次传来,在努力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后叹了口气,心里想着等等赶快弄一杯硷性的饮料让自己恢复男儿身,不然自己迟早会越来越女性化的。

  -----------------------------------------------------------------------------------

  走下楼梯来到一楼的我却对眼前的景象感到惊愕,客厅里没有看到任何的早餐,只看到爸爸并没有穿裤子,并且把他的大鸡鸡曝露在空气中,彷彿意识到所谓的早餐的是啥般,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但是下身却狠不争气的流出不少淫水来,就像是在期待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般。

  「莉娜终于下来了吗?过来爸爸这边吃早餐吧。」爸爸一脸淫笑的说。
  「爸爸……请问早餐在哪里,我完全没看到吃的东西呀」在几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了般,自己又更加后退了一步。

  「这还用问吗,今天的早餐当然是莉娜的身体囉。」

  「不……不要!爸爸放开我,莉娜不要呀!」

  爸爸不顾我的微弱抵抗,硬抓住我的双手把我强压在桌面上,一之手更伸进了裙底下,隔着内裤开始抚摸起来,更让我吃惊的是只是轻微的抚摸而已,但是我的下身早已湿了一片,自己虽然口中说不愿意,但是身体却本能的反应内心的中的期待吗?

  「爸爸只是刚摸摸而已,莉娜已经湿了一大片呢,这个就当作